Iris•W

情绪化严重
易弃坑
易爬墙

为什么要毁了我的雪人?


【恋与漫威】死亡是万物之敌

1、新人写手,请多指教。

2、辣鸡文笔。

3、OOC注意。

你老了。

即使极力否认,事实已摆在眼前。

虽然你还是复联的领导者,虽然你还在冲锋陷阵,虽然新生代的小英雄们把你当作妈妈一样依赖。

但时间不断留下小小的便条提醒你——

战场转移的时候你落在队伍最后面,蜘蛛侠成了你的御用坐骑。
动作不如当年敏捷灵活,用上了曾经最不屑的一句话:“掩护我。”
思维逐渐钝化,在抉择前无数次踌躇。
你不能再穿着单薄衣衫,天台上吹着烈风喝着酒。
你不能再面对责备和质疑时满不在意地说“我不在乎。”
你不能再肆无顾忌地受一身伤。
你不能再冲在第一线,把他们护在自己的羽翼下。

所有人都在说:“你该休息了。”
你依然是个合格的英雄,只是已经无足轻重。

孩子们在庆祝,你拒绝加入这场欢乐的闹剧。
你害怕触景伤情,你害怕伤疤被刨开。

在时光的另一段,你曾与另一群英雄欢聚——
娜塔莎揽着你的肩,全程保护你不受那些男士的“伤害”。托尼在插科打诨之间不时发出邀请,想尽办法把你拐到他的私人别墅里去。队长尽职尽责地监管好奇心过重的你,防止你碰酒。克林特把玩着他的箭,不经意间透露出你去过他的农场,几乎惹得托尼破口大骂。好博士班纳一直安安静静的,在你紧张的时候帮你岔开话题。

隔世大梦,恍然惊醒。

曾无数次在胸中激流的热血已经燃烧殆尽,只剩下废液倒回疲惫的身躯。
曾无数次温暖鼓励的话语化作粉尘湮灭,只剩下一身的孤寂清冷。

命运并没有铁石心肠到带走你所有的爱。
那个皇后区的小男孩依然伴你左右,只是已经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接过了你和他们的背负。

你还记得过去的他甚至矮你一头。初出茅庐的彼得把你当作前辈崇拜。你们坐在斯塔克公司皇后区分部的大楼上一直聊到黄昏。你们依偎着彼此,欣赏光和热的红色褪去,华灯初上。你们穿梭在高楼大厦,把打击罪犯当作练习和娱乐。

记忆层层重叠。

他的身影一点点高大起来,与之相伴的是你的衰退。

强大的能力要用巨大的代价去换,你的能力消耗你的生命。复仇者们惨胜无限战争,牺牲造成的短板必须有人去补。你消耗了大半生命,换来一颗重归安定的地球和一个新的复仇者联盟。

“有人还记得我其实和你差不多大吗?”你靠在彼得怀里,像是抱怨的说到。
“我还记得。”他把你散乱的发丝捋向耳后,露出那张几乎没有变化的面容。
“你记得有什么用啊?他们现在全都把我当成老年人啦!我脸上难道有皱纹吗,有吗?”
“没有,你不老,你还要继续带领着我们呢。”他亲了亲你的额角,作为安慰。

但你们都心知肚明,即使外貌没有任何衰老的迹象,你的内脏和骨骼已经老化,若不是能力支撑,你可能早就倒下了。

你突然安静下来,像个真正的老年人那样。

“彼得,彼得……他们都走了,你知道,他们都走了……”你的声音开始哽咽。他把你揽进怀里,给你一个可以放声痛哭的地方。
“我、我……我想去找他们,我想他们。”你全身都在颤抖,想用力又用不出来,“但是……但是……”
你害怕死亡,害怕时间把你拖入那个无底的深渊,你还有未完成的任务,你还有未尽到的责任,你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但死亡是你与他们重聚的唯一方法。矛盾撕扯着你,无时无刻。
“我只有你了。”彼得握着你的手,握得紧紧的,好像这样就能阻止那股无形的力量把你带走,“我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人了。”
你感受到他的颤抖,你突然意识到面前的人和你一样恐惧着这一切。
恐惧感瞬间烟消云散,几乎是本能的责任感和爱意涌起,暖流一般迅速蔓延全身,新的动力注入了残破不堪的身躯。

死亡是万物之敌,而你会与它战斗到最后一刻,为你爱的人。

求评论QWQ

【恋与漫威】为了抓住逃跑的小偷小姐(2)

1、新人写手,请多指教。
2、辣鸡文笔。
3、OOC注意。
4、我在开一个很大的坑……

——————【你的,无聊的,工作】——————

「托尼斯塔克」
————————————————
“再敢乱跑就把你关起来。
                                        ——TS”
————————————————
这是来自托尼斯塔克的床头小纸条

“现在和关起来有什么两样吗?他妈的……”
你低声咒骂着,拽起被子裹在身上,走出卧室,丝毫不在意自己不着一缕这个事实。当你还是个小偷的时候,总免不了带一身伤回家,脱掉衣服处理完伤口便睡在地板上。你身上没有任何教条,也找不出半点矜持。难怪托尼把你管得这么严。

托尼•钢铁侠•斯塔克又跑去拯救世界了。
你百无聊赖地瘫在沙发上,把玩他换下来的旧反应堆,这是上次他允许你进入他的实验室时你偷偷顺出来的。
买给黑市应该能大赚一笔,你盯着反应堆莹莹的蓝光,任由自己的小偷思维保持惯性运转下去:把设计图纸塞进夹克的内层,拷贝电脑资料,抢走他的好管家贾维斯,带走dammy,顺便拿两瓶好酒…………

大把大把的金钱唾手可得,可你就是不想动,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斯塔克把你养懒了。他想让你懒惰到不能自理,这样你就再也不可能逃跑了。超级英雄可真歹毒……”你在内心为自己清晰的头脑点赞。
你决定做点什么来对抗斯塔克的邪恶计划,比如把破铁罐的铁罐涂成粉红色。

而在另一边,我们的托尼•钢铁小魔仙•斯塔克受到了他的好管家的来信————
“Sir,小姐说她帮你设计了新装甲。”

「史蒂夫罗杰斯」

史蒂夫愣在原地,他收到一条来自你的短信,只有简短的两个单词——“help me”。
他慌乱地打开监控,屋内干净整洁,没有坏人,也没有你。美国队长乱了手脚,用近乎鲁莽的速度解决了任务。一向尽责的他把所有善后工作都丢给了娜塔莎,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家。

房间静得出奇,史蒂夫将振金盾握紧,小心走向房内。他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或许是抓住他软肋的九头蛇,或许是你的旧仇人。但无论是谁,他都不会原谅。

“我会一刀一刀地宰了你……等他回来,只能看到满地的血肉……”
没有丝毫的犹豫,无坚不摧的振金盾划破空气,击向声音来源。
“哐当——咔”
根据声音判断,他刚刚打碎了家里的电视机。史蒂夫一脸蒙逼。
“史蒂夫你到底有什么毛病?!”你大喊着,手脚并用地从桌子底下钻出来,“我叫你关电视,没让你砸电视!”
“什么?我以为……”史蒂夫手足无措,他拿出手机,上面有两条他根本没有注意到的来信——“这电影为什么这么吓人,导演是来报复社会的吗!”“回来帮我关电视,我不敢出去。”
好吧,他明白了,不是什么九头蛇,也不是什么旧仇敌,只是一部过于优秀的恐怖片。

你喋喋不休地抱怨着,他本应该训斥你一顿,可是现在,他只想把你抱进怀里,感谢上帝你平安无事。
他的确这么做了。

「彼得帕克」

彼得帕克正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堪比上次被埋在一整座工厂之下,不,比那还要严重。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他床上,温暖柔软的身体紧贴着他的手臂。
虽然我们的彼得是好孩子,但他终究是个青春期男孩。他感觉热流涌上他的大脑,使他无法思考也无法动弹,只能祈祷你赶快醒来。
可他又不怎么想让你醒来,欲望总是遮盖不住的,他看着你的睡颜,突然觉得自己可以不做任何事,就这么和你一起躺在床上浪费掉整个周末。

“怎么,看入迷了?”你突然睁开双眼,坏笑着看他。
害羞的粉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上脸颊,他手足无措,想解释一下却什么都说不出。
“哈哈……好了,不逗你了。”你一个翻身,干净利落地回到了自己的小地铺上。
“呃…嗯,那个,如果你想睡床的话,我可以睡地上。”
看看他,明明才刚刚起床,小卷毛还凌乱地散着,却已经开始为他人着想。但你拒绝了他的好意,表示地上比较适合你。
“好吧……”他有些失望地缩回床上,但又探出脑袋,“你可以闭上眼吗?我需要……换衣服。”
“哦,我们的蜘蛛侠先生周末也不休息?”你没有闭眼,反而托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盯着他。
“每时每刻都有人需要帮助。”因为你的目光,他缩在床上不敢动弹。
“对,找不到路的迷糊老太太、自行车不上锁的傻瓜、想找乐子的热狗摊摊主……有什么人是你不帮的?”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彼得认真地搬出他的名言。
“好吧,好吧,服了你了。”你双眼一闭,向后倒下。
等你再睁开眼睛,他已经换好衣服背上背包。
“需要我带些什么回来吗?”他问。
你举起一根手指,“我看巷子里那些小混混不错,抓一个回来。”
“你不会是要吃了他们吧。”彼得笑起来,“我觉得三明治要好多了,你想要一个吗?”
你没有说话,挥挥手示意他该走了。
等他锁好门离开,你慢慢支起身子,脸上的表情已经变了样,不再是和他开玩笑时的漫不经心。如果被他看见,他一定会被你阴暗的目光吓一跳。
“是的,我会。”你说出那个永远不能让他听到的答案。

「娜塔莎罗曼诺夫」

你在黑寡妇面前永远怂得一批,比如现在:
你窝在沙发上,娜塔莎牵着你的手,“向我保证,你会乖乖待在家里。”
“嗯。嗯。”你不停地点头,娜塔莎露出满意的微笑。
临走前,娜塔莎说为了防止你无聊,她准备了一些东西。你满心欢喜地打开她给你的纸盒,内心期待会不会是那个叫做游戏机的东西,你听说过它,听说全世界的青少年都为之着迷,所以一直想看看到底是个拥有怎样魔力的物件。
俗话说:能力……哦不,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你从箱子里掏出了一堆《小马宝莉》………………
好吧,某种角度上这也是让全世界青少年为之着迷的拥有魔力的物件。

你百无聊赖地趴在沙发上,你连那几匹小马的名字都记不住。谁是天上飞的那个,谁是爱美的那个,谁是胆小的那个,你都分不清楚。你对动画片毫无天赋和热爱。
你告诉他们自己十五岁开始当小偷,今年二十岁,但更早之前呢?你的童年呢?你没有向任何人透露。
反正,你的童年不存在“友谊”这个概念。

你开始思念娜塔莎。

她似乎把你当作叛逆的小孩看待,糖和鞭子是她对付你最好的武器。你渐渐被她驯服,甚至产生了待在一个人身边过一辈子的想法。
可她是个超级英雄,她要去做你眼里无聊透顶的工作。你知道,你不过是她工作的一部分,拯救你和拯救那些手无寸铁的普通人没有区别。
你随时可以把对她的感情掐死在摇篮里,你甚至可以把她忘得一干二净。
但你不想,任性地固执地别扭地守着这份恋情,既希望它开花结果又不肯给它浇水。

你在思念娜塔莎。

【恋与漫威】为了抓住逃跑的小偷小姐

1、新人写手,请多指教。
2、辣鸡文笔。
3、OOC注意。
4、私设你曾是个小偷。

——————【恶习难改】——————

「托尼斯塔克」

“Honey,where are you?”
“呃……”你捂着手机,瞪了一眼正在大喊大叫着让你回去喝酒的狐朋狗友,“在公园。”然后毫不犹豫地撒谎。
电话那边传来诡异的沉默,你突然感到脊背一阵恶寒。多年锻炼出的直觉让你迅速地钻进离自己最近的桌子下面寻找庇护。喝酒的人们还没来得及看清你古怪的行为,巨大的爆炸声振动了整座酒吧。

该死!
他到底是超级英雄还是恐怖分子?

小小的酒吧里尘土飞扬,屋顶不断落下碎片。酒瓶被震碎,花花绿绿的酒液洒了一地。酩酊大醉的酒鬼被爆炸声惊醒,滚到了桌子底下。
你用一个非常滑稽的姿势从桌子底下探出头来,看着房顶被轰出的大洞,金红色的盔甲飘浮在那上面,搜寻他的目标。你像只乌龟一样缩了回去。
“不必担心,绅士们,我只是来找个人。”他降落到地面,破败的木地板几乎载不住盔甲的重量,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声。
机智的小脑瓜开始疯狂运转,你在认怂道歉和抗争到底间摇摆不定。
可惜两个你都没得选,斯塔克已经像拎猫仔一样把你从桌子底下拎了出来。

“补偿费待会打给你。”
在甩下了一句标准的土豪式留言后,托尼拎着你扬长而去。一路上,看着飞速升高远离的地面和自己悬空的双脚,你骂了无数句fuck。
如果有那位幸运儿恰好在这时候抬起头,他不仅能看到钢铁侠飞过天际,还能看见钢铁盔甲下挂着的不明物体。

事后,由于斯塔克单方面定制的“坏孩子应该被惩罚”规定,你三周没敢出去浪。
你大概是世界上第一个知道托尼斯塔克原来可以穿着钢铁衣啪啪啪的人,虽然你并不想知道:)


「史蒂夫罗杰斯」

正直的美国队长不会像上面那位一样直接拿着武器轰开酒吧屋顶,当然也不会用盾牌砸烂酒吧的大门。
但在打给你的十四通电话和二十五条短信都被无视之后,史蒂夫决定采取些实际行动。
感谢神盾给你配备的定位手环,让他轻而易举地查到了你的所在地。

酒吧并不适合这位超级英雄,四倍强化的体质把一切都放大了,难闻的酒气和烟味向他扑来,迪斯科巨大的声浪震耳欲聋,四处可见的赤裸肉体更是让这位思想还停留在上世纪的百岁老人感到尴尬和羞耻。史蒂夫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像根电线杆。幸亏你的余光瞥见了他,不然他可能在那儿站上几个小时。

回去的路上,你们都一言不发。
你跟在他身后,仰头看着布鲁克林的星空。“生气了?”你问。
回答你的还是沉默。
你快走两步,从背后一把抱住史蒂夫的脖子,整个人像树懒一样挂在他身上。
“好啦好啦,我错了,对不起,妈妈~”你用软糯的嗓音向他撒娇。
这招果然有效,史蒂夫握住你的手,说“我不喜欢你去那种地方。”
“唔……你知道,人总要有地方发泄一下自己的坏心情。”你翘起脚,把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嗅着他身上的气味——干净的T恤上有洗衣粉淡淡的薰衣草味,外套上带着夜晚露水的湿气,还有金色发丝间蜜桃的味道,那是你前不久恶作剧一般送给他的洗发水,没想到他已经用上了。
“你可以尝试其他方式,我可以帮你。”史蒂夫语重心长的像教育不懂事的孩子。
“帮?”你从内心里觉得这个词有点好笑,你简直无法想象永远象征着光明与正义的美国队长陷入名为“你”的泥潭中的样子,估计政府会专门在史密尼森博物馆里腾出一块地介绍你这个千古罪人。
“你的意思是让我跟你一起去晨跑,在路边买个热狗,然后再给摊主签个名?”
“有什么不好吗?”史蒂夫的话带着一丝笑意。

「彼得帕克」

可怜我们的小彼得,此刻就像落入狼群的羔羊。
因为急着找你,他打翻了一个男人的啤酒。
“喂!你是傻了吗?”高大的男人依然灼灼逼人,彼得的道歉并没有效果,这个喝多的男人早已决心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一顿。
彼得后退两步,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毕竟他不能像面前的男人一样滥用自己的能力。
但你能。
男人的肩被人轻拍一下,随着回头的瞬间,一只拳头袭来,男人高大的身躯像无力的纸片一样倒下。整个酒吧都安静了。
彼得一脸惊恐地看着你,梅姨告诉他不要招惹小混混,乖孩子彼得永远听梅姨的话,除了在做蜘蛛侠这件事上。按照自己平时的做法,彼得冲上来,拉起你的手向外面狂奔。
这次换成你一脸蒙逼了,被彼得拖着跑了三条街,还是你强烈要求才停下来的。
“呼哈……我说,你跑什么?”你靠在小巷的砖墙上,平息自己剧烈的心跳。
“因为你刚刚打了那个男人!”彼得看上去非常激动,好像你们惹了什么大麻烦。
“放心吧,整个纽约除了你们复仇者没人敢惹我。”你挥挥手,像是在打碎他的幼稚。
“…………”彼得沉默了一阵,低声说道,“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
你愣了一下,转过头看着这个比自己小几岁却说出“我在担心你”的孩子。略显稚嫩的面孔,有着发育趋势但还是小小的一只,明明是个小屁孩却以为自己能顶天立地的少年,这是你最厌恶的年纪。
“天啊……饶了我吧……”你叹了口气,抬手捂住眼睛。
“我是说真的!”彼得着急了。
无论是身为蜘蛛侠的责任感,还是内心深处莫名的好感都在催促他拯救眼前这个女人,他害怕你自甘堕落,重回黑暗。
“你应该有一个新开始,而不是……做一个小偷。”男孩小心翼翼地说出这个词,他怕戳到你的痛处。
“哼……你个臭小子!”你突然扑上来,抓住他对着头顶的小卷毛就是一顿猛揉,“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关心我了?学校和斯塔克的工作不够你忙的?”
“停!头发要乱了!”

「巴基巴恩斯」

“放了我吧……我真不行了……”
你把头重重地锤在桌面上,但这并没有让你清醒多少。你小声咒骂着他。
“是你自己要喝的。”
说完,巴基又拿出一瓶伏特加推向你。
这个冷酷的前九头蛇杀死在得知你“逃跑”后,采用了非常俄罗斯也非常九头蛇的方式把你带回来——那就是直接敲晕扛回来。
这还不算完,为了表现自己的体贴,巴基表示他可以陪你喝酒来补偿他粗暴的手法。
然后他当着你的面吨吨吨了五瓶伏特加。
看着桌子上与他等分量的生命之水,你陷入了沉思。但前冬兵就坐在对面,面无表情,即使他下一秒突然掏出匕首来给你挠痒痒都没什么奇怪的。为了保命你还是喝吧。
现在,你后悔了。
你感觉你要死了,胃里好像有岩浆翻滚,热气蒸得你的大脑无法思考,虽然解决这些是小case啦,但可不能表现给巴基看……话说,巴基还是人吗?为什么能喝那么多……哦他是冬兵……冬兵不是人?……
在你胡思乱想时,钢铁手臂已经把你扛起来丢进了浴缸。就算是冬兵也知道吃东西之前需要洗一下。






来吧,凹凸世界的创造者们,来这里战斗吧!用你们的双手和智慧赢得一切吧! https://www.bilibili.com/blackboard/activity-KCxesajde.html?_ts=1536159306971&share_source=&share_medium=android&bbid=24DB6E44-CD3D-4CE4-859B-CF71F1F98B9D2302infoc&ts=1536159307081

今天刷到了一条微博,大家有时间都去看看。

这日子没法过了(烟)

临江仙:

转一下,希望大家都能去提意见


一袋大虾: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关于《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  (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网址点我




目前给出的文件里并未提及“动画”相关内容,但请大家关注一下,若正式文件把“动画”归为【未成年人节目】,那一切关于恋爱、打斗、奇幻、网游内容的动画可能都会从我们眼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天线宝宝。




大家重视一下这个,别嫌麻烦都去填下意见,好歹使用一下自己的权力参与进来。




请看见的大家都点个小蓝手。




通道见评论 


步入了苦逼的高中生活